网站首页 > 人文经济> 文章内容

观点病毒的经济学秘密及其责任

※发布时间:2021-5-12 11:22:25   ※发布作者:小编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经济学的叙事传统可以追溯到古希腊,最典型的故事自然与暴富相关。哲学家泰勒斯通过观测预测当年的橄榄会丰收,然后在淡季租下了当地几乎所有的榨油机。最终,他在橄榄大丰收后一举成为全希腊最富有的人。在千百年来的诸多著作中,这个故事如魔咒一样反复出现,并且有时还被赋予新的含义。

  正如经济增长模型不断纳入经济学家发现的技术进步、人力资本等新变量,泰勒斯依靠知识的跨界致富故事也不断有了新的版本,比如本杰明富兰克林、爱迪生就成为通过努力奋斗,白手起家致富的“美国梦”叙事的一部分。新近最流行、最的经济叙事仍然与前所未有的暴富机会相关,这就是比特币及其带来的神秘与。

  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罗伯特希勒教授的新作《叙事经济学》正是从比特币开始讲起,究其原因是他认为比特币叙事是一个成功的经济叙事实例“因为它有很强的力,并已在全球大部分地区带来了重大经济变化。它不仅推动了真正的创业热情,也刺激了商业信心,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做到了这一点。”

  是的,比特币被很多人认为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泡沫,但它的故事终究未像南海泡沫、郁金香泡沫等历史上著名的泡沫那样以崩盘终了,反而是每一次暴跌暴涨都成就了许多新的性叙事,以及给无数普通人以通过这项新事物改善生活和改变世界的想象。

  从榨油机到比特币,从泰勒斯到中本聪,故事成为叙事的重要模式。何况,故事中的人物还会让叙事更有人情味。比起枯燥的数字和冷静得让人的各类图表,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温度的叙事,自然更有理由得到病毒式的。也正因为如此,罗伯特希勒教授在书中得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:“叙事信息比统计信息有效”。

  显然,他说的不是科学意义上的有效,而是对经济利益产生的真实影响,甚至是一种对人类经济行为的持久冲击力。其实,《叙事经济学》的一个重要构想就是,“经济波动主要是由各种过度简化且易于转述的经济叙事驱动的”。

  首先当然是故事。根据著名认知科学家史蒂芬平克在《人性中的善良》中的研究,小说对提高人类共情能力和水平、减少行为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2012年诺贝尔文学获得者莫言在学院发表文学,主题就是“讲故事的人”(storyteller)。我们经常说的“讲好中国故事”,也有此意。另一方面,股市、楼市里“讲故事”的说法由来已久,以“人传人”的叙事就能托高股价、楼价的事件也屡见不鲜。

  《叙事经济学》一书的一大贡献就在于,它除了梳理经济学意义上的若干重要经典故事类叙事,还挖掘出更宽泛的流行叙事传统。用他的话说就是“一首歌、一则笑话、一个理论、一条注解或一项计划,它们能够激起情感共鸣,而且可以很轻松地在日常生活中得到”。在我看来,其中很重要的内容就是从中提炼出来的格言抑或口号、金句,这些流行语在上有无可比拟的“传染”力量。换言之,讲道理和讲故事在叙事影响力上同样有效,甚至有过之无不及。

  比如,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初期,由于对经济前景的担忧,美国消费者普遍存在推迟购买以及议价的状况。而1933年罗斯福后,就旗帜鲜明地做出了“现在就买”的呼吁。这四个字成了助推当时美国消费、拉动内需的催化剂。在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,他在就职中所说的“我们唯一需要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”,这话影响至今。看来,与故事的叙事方式相比,对情境要求更低的格言或口号虽然简单,但是却同样可以直指问题、打动,从而公共和行动。

  世界末日最新消息

  枯燥的箴言或口号为什么也能得到病毒式的?正如医院不太关注正常的健康状态,而以救治病者即身心失常者为,叙事经济学的关注点也着重在于和重大问题。我们可以发现,能够病毒式的叙事,包括故事和金句、口号,往往都是直指背后的深层次问题和困境,理直气壮的言语间,那种直戳痛处带来的不安、焦虑有更大的可能变成一种行动的责任和变革的力量。

  故事和流行语这两种叙事背后都有一种决定性的力量在起作用,这就是。这正是休谟所说的“是的奴隶”。《叙事经济学》认为“叙事是一种人为建构”,但在我看来,这种人为建构的基础就是价值观能够焕发出的价值观。

  据说泰勒斯是因为别人嘲笑思想家不会赚钱才放手一搏,这给了哲学家一个扬名立万和让清贫后学们浮想联翩的机会。在为“贫困的哲学”和“哲学的贫困”正名的同时,也让笃信读书是人类财富进步的阶梯的人们津津乐道。至少比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”更加真诚。这种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底层动力机制和“我有一个梦想”一样,都是深藏在每个中的。

  同样的话语还有“一切皆有可能”“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”。关于成功、暴富的叙事虽然往往被斥之为鸡汤,但其之所以能病毒式的当然有更深层次的根源。那就是人们内心深处对平等、的渴望。通过时代机遇和认知、技术给出的赋能机会,进入到一个解放的状态中去,这对于自认为是阶层固化者的大多数人而言,具有何等强大的力量。

  所以,通过经济叙事赋能也是“美国梦”及其经济奇迹的一部分。书中写道,“暗示吸引了数百万人的关键是:我们大多数人之所以没能取得成功,是因为我们不相信自己能够成功。要想取得成功,我们必须反复告诉自己:我们能够成功。

  而比特币的叙事之所以能那么经久不衰地打动和掀起狂热,表面上看来自人们对财富的渴望,但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技术进步和数字加密带来的去中心化、打破不平等、安全高效等上的优势。其实,中本聪也像未卜先知的泰勒斯一样,成为运用头脑和智识改变命运的符号。只不过是,有了加密技术、区块链技术和哈希算法的,他还成为旧规则、创造新世界的数字代言人。周星驰的电影为什么深受大众喜爱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片中主角往往是与大多数观众一样的物,并且为他设置了挑战、和改变不公的情境。在这种叙事中,一定会有满满的迸发出来。

  比特币这种技术赋权的叙事伦理,可以追溯到19世纪无主义的兴起,以及20世纪50年代开始萌芽的极客文化和黑客伦理。跟以前的各种“游击战”不同,比特币已经让这种黑客文化反客为主,成为在数字主义和互联网无主义大旗下的新的圣地。温蒂莫艾洛依在《“中本聪”概论》一文中将其总结为:“通过改善个人生活,比特币具有深刻的性。仅仅是生产商品和服务的行为,就增加了,因为它还制造了丰富的选择,并使人们渴望扩择”,“中本聪是一场期望值渐升的,也是一场希望和机会的”。

  在憧憬财运爆发的同时,又能成为技术变革中新兴前沿领域的弄潮儿,甚至带有以技术赋权抵抗和不公的感,岂不快哉!这种两全其美,也给予弱者击败强者的勇气,“一切,都是纸老虎”能够脍炙人口,让人热血沸腾,何尝不是如此?正如书中所说,“参与叙事之后,我们就可以说自己是历史的一部分。”据说,币圈里流行一句话,“坏名声也比没名声好”,似乎也是地说出了部分。

  通过形成公共是经济叙事的伟大之处,而对其中所起的根本作用,《叙事经济学》也给出了一个经典案例。1933年3月12日,罗斯福在第一次炉边谈话中,就诉诸,请求人们不要在银行重新开业时提取超出需求的现金,也就是不要参与挤兑。最终,罗斯福总统的请求奏效。希勒教授认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正是它基于标准。

  经济进步和时代发展也会直接折射在伦理观的变迁上,这也是叙事经济学所要研究的重要内容。“这些表达的往往不是缺失感,而是变化感。”书中用了相当一部分篇幅来讨论“长期经济叙事”,尤其是经济叙事如何变异和重现,涉及到他人信心、节俭或职业不安全感。

  罗伯特希勒的老师肯尼思博尔丁在1969年发表美国经济学会时表示,经济学应该被视为一门“”科学,因为它涉及人类的思想和理想。同样,罗伯特希勒在2017年当选为美国经济学会时,也一脉相承提出这样一种:“观点病毒”要为我们在经济活动观察到的很多变化负起责任。

  在我看来,希勒教授虽然仍然难以将和情感相对完整地重新纳入经济学的研究,但叙事经济学确实是关于人类经济行为的一个新的研究范式。希勒教授以行为经济学获得了诺,又以叙事经济学对行为经济学做出了进一步的反思,进而将其研究拓展到了一个更广阔的空间。叙事经济学确实是一种“知识融通之旅”,“有可能做到既不学术笃实和系统分析,又能更近距离地一窥经济事件背后的人文因素”。